《戰國之上杉姐的家臣》全文閱讀

作者:康布羅納  戰國之上杉姐的家臣最新章節  戰國之上杉姐的家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戰國之上杉姐的家臣最新章節144 貓科動物專家-1(12-03-16)      143 先人你個板板地老虎!(12-03-16)      142 血(12-03-16)     

143 先人你個板板地老虎!

    左一口右一口,一口一口又一口。{szcn}渣維的鎖骨上已經有了兩條疤痕,一個是綾姬的,一個是果心留下的。不知道果心是不是真的有這方麵癖好,興奮的時候開始亂咬一氣……

    現在害的渣維真的體會到了疼秉著了的感覺,而且最後還不太敢去見綾姬——左邊這個咬痕怎麼解釋?

    竹中雙胞胎在今天早些時候回到了渣維的領地山館,與其說是回來不如說是被綾姬威逼利誘趕了回來,收集情報什麼的,當然這一開始不能和渣維明說。

    渣維見到久違了的竹中雙胞胎不禁感慨萬千,“老”淚縱橫。以前的怨念馬上就爆發了出來。半兵衛調教成萬能插頭,雪姬調教成肉X器的豪言壯語言猶在耳。於是當他看到了竹中偽娘和竹中蘿莉之後,馬上開始了調教計劃。

    看著腳邊正襟危坐,陪著笑臉的竹中雙胞胎,渣維不禁開始扮演邪惡大叔的角色。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清風吹不起半點漪淪。】

    “呦,雪丸,雪女。你們兩個好大的架子嘛,這麼長時間不見,兩位尊駕去哪兒啦?渣維一副痞子狀,叼著一根特地找來的牙簽裝蒜。

    平日如果有人敢稱呼半兵衛為雪丸的話,這個一直非常在意自己有些偽娘傾向,實際上壓根就是偽娘的正太馬上就會火起來。雖然明麵上不太可能馬上爆發,但是暗地絕對不會讓對方有好死。這一點從曆史上的齋藤龍興就能看出來,不得不說和竹中半兵衛這家夥作對的沒有多少有好下場,可見其腹黑之深。

    而雪男這個稱呼則是雪姬最討厭的,有些男性傾向的她經常穿上男裝,但又似乎很討厭別人說自己男性的一麵。此刻,渣維算是把智商妖異的竹中雙胞胎全給得罪了。

    得罪了又怎麼樣?渣維對於這對雙胞胎的怨念不是一天兩天了,見死不救就罷了,丫們還落井下石!叔可忍嬸兒不可忍,屎可忍尿不可忍!

    不如多扔些破銅爛鐵,爽性潑你的剩菜殘羹。】

    弄死他們!這是渣維心中的怨念!

    “師父,您實在是太見外了。”

    “是啊是啊,我們隻是去綾姬殿哪兒。”

    “還有國主大人哪兒玩了玩。”

    “師父這麼好的人。”

    “師父這麼慈眉善目的人。”

    “一定不會責罰我們吧?”

    “,,一定不會吧?”

    竹中雙胞胎一唱一和的求著情,如果是偽娘控、正太控、蘿莉控什麼的,說不定就淪陷了。不過渣維現在隻是個虐待狂罷了……

    “你們兩個小鬼啊。”渣維以一臉祥和的表情摸了摸竹中雙胞胎的腦袋,而兩名後者也是一副相當受用的樣子,儼然一副師慈徒孝的模樣:“你們的父親重元大人將你們交給我,是因為他信任我能夠教好你們,但很明顯,我不夠格啊。”

    “所以!”渣維終於露出了猙獰的麵目,一臉邪笑的看著兩個有些顫抖的雙胞胎:“我怎麼能輕易放過你們連個不到我這來上學的孩子?不教訓教訓你們,就對不起將你們托付給我的重元大人!”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這斷不是美的所在。】

    “師……師父!您這是在公報私仇!”

    “對啊對啊!”

    “我靠!你們兩個既然知道我這是在公報私仇,還有什麼話好說?”渣維的原本撫摸兩個孩子腦袋的手開始用力,緊緊地抓著兩個幼|齒。

    “說吧!你們兩個想要怎麼死?坐飛機還是戴高帽?誰想要做萬能插頭,誰想要做肉X器?”

    之後的半個小時,是虐待的半個小時。如果但凡有一個兒童保護協會的人路過,肯定不需要上告,直接把渣維虐殺分解然後再碎屍,肯定也隻是判一個正當防衛,或者直接頒發一個獎狀什麼的。

    不如讓給醜惡來開墾,看它造出個什麼世界。】

    最後還是李華梅救了竹中雙胞胎,渣維這才放過了兩個氣喘籲籲,呻吟不斷,一臉疲憊甚至爽的翻了白眼的幼|齒。此刻他們正衣衫不整,幾乎是半裸著身子靠在一起。而在他們幼小的身軀上禽獸般的發泄了的渣維,則是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一臉爽過後滿足的感表情,跑過去迎接來訪的李華梅。

    可是剛剛的劇烈運動卻讓原本把鎖骨遮得嚴嚴實實的衣服散了開,雖然有整理但卻還是讓李華梅看見了那條果心剛剛蓋的印章。

    “中人兄還真是雅量高致啊。”李華梅最近是越來越喜歡冷嘲熱諷了,今天來主要是和渣維道個別的,既然已經處理完了日本的相關事宜,那麼她就要啟程,路經朝鮮回到明國準備下一次的交易了。

    不過她一見到渣維的繃帶又多了一條,這個二十多歲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的冷豔美女馬上略微明白了前因後果,一陣冷笑後說出了剛剛那句話。

    “李提督,你要是再說我就哭給你看。”渣維卻是有苦說不出:“我現在是周旋在生死線上,整天神經繃到了極限!明天我可能就要去南方作戰了,能不能說點吉利話?”

    李華梅也沒想到自己一句話能讓對方產生如此之大的怨念度,仔細想想看對方也不過是個十八歲剛出頭的毛頭小子,雖然精明度完全像天山童姥一般正太外表大叔心,但是……似乎自己的確對對方要求太高了。

    一個少年人能夠做到這一步,簡直就已經是奇跡了。

    “好吧,祝你武運昌盛。”李華梅難得的發自內心笑了一聲:“三個月後我會再來日本,但願那個時候我還能再見到你。”

    “……”這算是華梅式的安慰麼?李家艦隊的男人們究竟過著怎樣豬狗不如的生活啊?“多謝李提督了。”

    “不用謝了。我今天來,第一是想要和你道個別。第二,柏崎港的事情,還請你多多關照了。”李華梅這時候才想起來自己也是生意人,在這方麵她還真是有求於人的一方:“這是我們大明在日本的第一個運營點,如果有可能的話我想把它作為一個好的開始。”

    “沒問題,隻要我能活著回來,我一定回去和易安還有那個‘二當家’好好說說……不過李提督,易安也就算了。那個‘二當家’我總覺得不太對勁啊。”

    “應該沒有問題,隻要他不違反法令和我的規矩,那他做什麼都是我們艦隊內部的事情。”李華梅輕描淡寫的否定了李維的正確疑問。

    從俄國的荒原到埃及的荒漠,從印度洋沿岸道加勒比海的群島,恐怖的陰影一瞬間籠罩著全球,無數生命因為這一瞬間而慘遭塗炭……當然了,這是日後的事情。

    “哦,對了。中人兄。”李華梅在將要告辭的時候,好像恍然大悟一般的想起了什麼,急急忙忙的說道:“綾姬那邊似乎有事情要找你似的,你趕緊去吧……還有。綾姬說如果你敢逃跑,她讓你徹底不能再花心。”

    李華梅說完,扔下了感覺下半身酸酸的渣維,跑了。

    “不好!那對雙胞胎!”愣了半晌之後的渣維馬上想到了那對剛剛被自己狠狠蹂躪了的幼|齒。他們前腳剛從綾姬那回來,後腳李華梅就到了。而綾姬又馬上要召見自己……

    “靠!”李維心底大罵一聲:“自己還是被這對雙胞胎給涮了,丫們是雙重間諜的料啊!萬一要是讓他們察覺到我的鎖骨新增傷口……”

    那樂子可就大了!打定主意要趕緊抓住竹中雙胞胎。可是渣維還是撲了個空,自己跑到臥室的時候,這對狡猾狡猾地**已經不見了。

    去還是不去?摸了摸自己的“作案工具”,還是去吧。

    竹館和山中館很近,沒多長時間就到了目的地。渣維深吸了幾口氣之後,默默向諸天神佛禱告祈求平安,看來昨天和果心再次**做的事情的那檔子事兒,已經被人搶先告訴了綾姬,所以才有竹中雙胞胎今天早上來探班。

    被叫到竹館又是一頓綾姬的埋怨,終於忍受不了女人們的渣維,自告奮勇的要求,打算帶上1000騎兵過去找武田信玄的麻煩!

    渣維蛤蟆打哈哈口氣大得驚人,冒著生命危險前去向景虎姐遞交和李家船隊報告,他原本想要在隔一段時間再去的,最少讓“白虎事件”和“密室女上司弓雖女幹未遂事件”過去一段時間再去。但……還是點走吧,要不然越後的女人們……並且不是時宜的提出了自己要“為主公報仇,為自己雪恥”的要求。

    “1000騎?”這是什麼概念?把越後所有騎兵加在一起然後除以二,差不多可以湊足這個數,景虎姐歪著腦袋看了一眼麵前的李維,心說不是自己真的把對方打傻了吧?看來以後就算是感覺再‘嗨’,也要注意收手了:“你要這麼多騎兵幹什麼?”

    “挖鐵道,拔電杆,海中去翻火輪船……”

    “我警告你如果你再說出我聽不懂的話,那我就用我的方法“教育”你,直到你能夠說出我能聽得懂的話為止!”

    景虎姐有些好氣又好笑的看著眼前的渣維,這種讓人聽不懂而很不爽的回答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主公,我要去奉行三光政策!”渣維把昨天晚上點燈熬油在果心休息之後所研究出來的成果搬上了前台。不外乎邪惡軸心國的那一套。

    渣維在武田家可沒有閑著,雖然他有招妓,雖然他夜夜笙簫,雖然他……但是,他還是有調查武田家的家底的。

    日後響徹日本的武田赤備在現如今連根毛都沒有,甲斐也從來不以騎兵而聞名。恰恰相反,反而是東國山地堅韌不拔,或者說為生活所困而不得不戰鬥的民兵足輕隊聞名遐邇。在武田信玄的老子武田信虎的時代,我們經常可以看到信虎帶著甲斐所有能夠動員的部隊,大約五千人左右的步兵,出去挑戰人數上萬的今川家或者北條家。而今川與北條和武田家作戰每次都頭疼得要死,因為這群山猴子從來都是破壞者。打到甲斐去,不占領金山基本上搶不到任何東西。但是甲斐人那就不一樣了,打到今川、北條的領地基本上不做別的,就是搶劫。故而大多數時間今川和北條都是把軍隊亮出來:“我有一萬五,我有兩萬人,你就別再瞎蹦躂了。”

    當然了,武田信虎照打不誤。甲斐四戰之地,不戰則已不戰則殆。一言以蔽之:甲斐人不打仗、不掠劫他國,壓根就活不下去。故而武田家從一開始就是節約軍隊成本,盡情對外侵略戰爭。延續到了信玄這一代,軍隊組成依舊有著他老子信虎的模樣,低階足輕是組成軍隊的根本。

    那麼渣維就無恥的想到了“殺光、燒光、搶光”的三光政策。要是不用在武田信玄身上李維都覺得冤得慌。

    “……就是這樣啦。”渣維把武田家的軍隊結構和景虎姐說了一遍:“所以說,騎兵長途奔襲作戰,是完全可行的。”

    “奔襲作戰?什麼意思?”似乎有點頭緒,但是軍神少女還是有些不太理解對方的作戰意圖。

    “這個嘛……我在以前都說過了,就是打遊飛嘛。”渣維指著臨時拿出來的地圖,指著奧信濃,信濃,甲斐,上野說道:“我們先出兵奧信濃,給武田軍以假象。以為我們隻是出兵增援村上聯軍,這個時候武田軍一定會增援前線。到時候我們就可以繞過城市,直接破壞我們所需要破壞的地方,比方說信濃的各種武田軍用設施。”

    “你瘋了?”景虎姐從未想過這麼瘋狂的計劃,畢竟日本的騎兵作戰完全是輔助手段。說白了就是山地騎兵,日本曆史上還從來沒有過大規模的穿插騎兵作戰:“深入武田家,難道你想要送死不成?”

    日本曆史上沒有,不代表世界曆史上沒有。衛青霍去病的奔襲龍城大漠深處之舉,今日仍為人們所津津樂道。

    “主公,此行看似凶險,但實則簡單異常。武田家新近占領了大片信濃土地,根本不可能完全占領,戰線過長他們也無法駐軍過多,反而會抽調防守士兵們去前線。”渣維又指著地圖,訴說自己的戰略行進方向:“主公請看。我打算從奧信濃高梨政賴的小館城出發,在已經成為前線的香阪城對武田軍施壓,做出一副想要再往西走的,到達葛尾城支援村上軍的樣子。等到武田軍上當派軍隊駐紮葛尾城一帶防止我軍的進攻的時候,我們則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走東邊的真田城!直達武田家的金山所在之一,小諸城!破壞之後,我們大可以做出一副佯攻踟躕崎館的樣子,主公也可以放出消息說大軍準備再出越後,攻打信濃。這樣的話咱們就能圍魏救趙,解信濃之圍了。”

    “最後,我們取道東進,進入北條家也就鞭長莫及的上野國!走鬆井田城、經箕輪館。最後回到咱們在上野國的領地,昭田城。完成這次突襲!當然,這要先讓上杉憲政大人和箕輪館守將長野業正大人打個招呼才行。”

    景虎姐愣愣地聽完了渣維的戰略意圖。斬首行動和圍魏救趙相結合,如果成功的話的確可以用最小的代價,完成解救葛尾城的計劃。並且給武田軍的內部予以重創!

    但失敗了呢?

    雖然一直口頭上都說要殺掉李維,但是一瞬間,軍神少女突然間覺得自己不想讓麵前的少年再度冒險,她不想再冒著失去對方的危險,去讓對方完成這種玩命的任務了!

    “……不行,這麼危險的事情,絕對不能讓你來做!”景虎姐毅然決然地說道:“你已經為我死過很多次了,絕對不能自讓你冒這個險!普通陣仗的話你不上場我也要把你踢上去,但是……這種舉動還是太瘋狂了!”

    看著軍神少女關心自己的樣子,渣維不禁有些感動。心說自己還真是有這樣的福氣,能夠讓這樣的女上司為自己擔心。

    “主公,我都說過多少次了,越後現在的根本就是積攢實力,厚積薄發!絕對不能和武田、北條硬碰硬!最好就是讓他們互相內鬥才好。所以這次一千名騎兵已經是最大的極限了!”

    “中人……你為了我長尾家,做的太多了。”

    “主公!”渣維馬上表白實情:“臣不是為了長尾家,僅僅隻是為了主公而已!”

    軍神少女一瞬間還真有些不知所措,似乎是被李維為數不多的真誠眼神所打動,少女有些臉紅尷尬的咳嗽了一聲,遮掩了一下。

    “好……好吧!既然你一定要堅持的話,那就給你……五百騎,再多的話可能會引發不滿,馬匹我可以適當的多給你一些。但記住一切都要量力而為,我再把齋藤朝信和甘糟清長派給你,他們兩個都是難得的騎馬隊指揮。記住,一定要把部隊,尤其是你們自己的給我待會越後來!”

    ————————

    上架了……感覺好糾葛啊……

    還會有推薦麼?還會有點擊麼?訂閱呢?

    還請看盜貼的各位看到這的時候,請去起點投咱一票,點咱一擊。而訂閱的各位,咱悄悄說,謝謝大家。

    !

    

Snap Time:2014-08-20 12:38:16  ExecTime:0.190